新疆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

                站內信息搜索

                我又活過來啦! ——伊犁邢先生尋醫記

                (通訊員:王園媛)“這個病要是一直治不好啊,今年秋天一來,我就過不去了,太痛苦了!”一個多月前,邢先生曾流著淚對家人說。

                回憶起這場經歷,邢先生至今心有余悸。

                突發怪病讓他痛苦不堪

                去年6月,邢先生突然得了一種怪病:渾身冒大汗,不動的時候冒,動的時候冒的更厲害,尤其是后背,擦汗的毛巾可以擰出水來!關鍵它還不是熱出的毛病,冒大汗的同時,還渾身發冷。

                患病前的邢先生,雖然已經70多歲,但看著卻比實際年紀年輕多了。熱愛運動的他,一直堅持打羽毛球、籃球等,所以一向身體很好。邢先生有一群球友,沒有人會想到,身體棒棒的他,會突然得這莫名其妙的病。心疼他的同時,大家紛紛幫他四處打聽,哪里名醫能治這病了,哪里有什么能治怪病的偏方了......能想的辦法都想盡了。

                伊寧、霍城、察布查爾......邢先生幾乎看遍了朋友推薦的伊犁名醫,甚至也去了昌吉等周邊地區,每一次都是滿懷希望的開始,每一次又滿心失望的結束。“大部分醫生都認為我這是兩種病,冒汗和怕冷是兩種對立的疾病,所以在用藥方面很不好掌控,你控制冒汗吧,那就更怕冷,你控制怕冷吧,那冒汗就更厲害,這不好辦啊。”日子在一天天熬著,邢先生不僅冒大汗,怕冷,由于背部出汗發涼,導致他的氣管炎也犯了起來。咳嗽、氣喘......各種不適越累積越多。

                “患病幾個月后,我就連吃飯都成困難的了,我過去最愛吃湯飯呀、熱粥呀之類的,可是不行,一吃熱東西,那汗冒的就更厲害了,越冒汗我越冷,那就不得了了,沒法活了。可是喝涼粥更不行,我怕涼啊!那怎么辦呢,后來就熬的藥粥,每天靠喝藥粥來維持,我這樣活著有什么勁兒啊!不能出門活動,不能見風。你知道我每天晚上咋睡覺嗎,再熱的天,再多的汗,我都不能洗澡,只能靠我媳婦每天給我拿毛巾擦澡,擦完以后我把那個熱水袋、熱水瓶倒上開水,拿衣服棉襖包上,塞到我的被窩里面,一晚上都用熱水包把我的后背捂著,只能這樣睡覺。

                一年了,春夏秋冬都是這樣子啊,那個熱水包始終在我后面背著,我冬天都不敢出去,夏天也不敢出去,實在要出門,就穿著兩個坎肩兒,三件衣服,還背著熱水包。因為背后出汗發冷啊,我就得穿那么厚,才能出去,我都痛苦的感覺自己活不下去了......異地求醫的辛酸和無以言表的痛苦成了邢先生過去一年刻骨銘心的記憶。

                名醫推薦帶來轉機

                今年6月初,邢先生的女婿從天津回來探親,看到岳父突然瘦了一大圈,人也變得十分抑郁,女婿趕緊詢問緣由。得知過去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總是開懷大笑的岳父,這一年來受了這么多苦,女婿心疼不已。“爸,你放心,我一定給你找全國最好的醫生!一定要治好你!”為了給岳父治病,女婿沒有在家呆幾天,就動身回了天津,他四處打探,通過朋友、朋友的朋友、身邊的醫生、認識的專家......幾經周折,他打聽到北京有一位老中醫相當厲害,叫肖相如,是北京中醫藥大學的教授,也是全國名老中醫,“他一定能救得了你老丈人!”朋友的信心為邢先生的女婿喚起了希望。

                好不容易聯系到肖相如教授,卻為怎么看病犯了難。邢先生不能見風,也出不了遠門。“我坐不了火車,也不能坐飛機啊,因為我太怕涼了,一點兒涼風都不能見,飛機火車上那空調一開,我都要嚇死的。”想到坐火車、坐飛機會吹著空調,邢先生就瑟瑟發抖。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邢先生不去北京,怎么看病呢?得知邢先生的情況后,肖相如教授十分理解:“從伊犁來北京,不僅路途遙遠,而且現在疫情期間,您過來也不方便。這樣吧,我有幾個好弟子,其中有一個好弟子在新疆克拉瑪依,叫郭理想,他在那里看病也非常好,有相當多的患者成功被他救治。畢竟克拉瑪依離你們那兒比北京近多了嘛,您不如先去找他看看。”

                聽到肖教授居然還有個弟子在新疆,邢先生全家都雀躍了起來!這下有希望了!肖教授親自推薦的弟子,一定不會有錯!有救了有救了!

                歷經波折來克尋醫

                打聽到郭理想是在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中醫科后,邢先生一家又有了新的難題,因為聽說他的號非常難掛,連本地的患者都是靠“搶號”來預約。70多歲的邢先生只好從零學起,關注了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的微信公眾號,學習網上預約掛號。連續3天,邢先生零點一到,就趕緊打開手機開始“搶號”。結果由于手生,他總是搶不過別人。“哦呦,天那,這個郭大夫的號真是搶手啊!半分鐘,真的是,不到30秒啊,就搶光了,我笨手笨腳的,咋搶得過別人!”邢先生焦急萬分。

                這可怎么辦呢,無奈之下,邢先生求助了自己的單位中石油,希望能夠通過官方給與幫助。中石油新疆伊犁銷售分公司與克拉瑪依銷售分公司雙方取得聯系后,克方立即派專人協助邢先生,先由克方協助人員為邢先生重新辦了一張克拉瑪依本地的就診卡,然后進行預約掛號,三天后,克方人員通知邢先生,預約成功,可以前來就診了。

                終于解決了一個大問題,但另一個難題又來了。邢先生通過百度地圖一查,從伊寧他的居住地到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將近400公里的路程,現在到處修路,這可是要開一白天的車呀。邢先生的身體狀況,還不能在外過夜,他得想辦法當天去當天回。

                邢先生咬了咬牙,準備了幾個熱水袋、熱水包,多帶了幾件衣服和十幾條毛巾,穿著兩個坎肩兒一個外衣,天還沒亮,就啟程了。這一路上,他背上背著熱水包,再塞著毛巾,毛巾濕了媳婦就給他抽掉換一條,過一會兒濕了再換一條......帶著痛苦帶著希望,他們奔向克拉瑪依。

                終遇“神醫”解除病痛

                邢先生到達克拉瑪依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所幸有中石油克方人員的幫助,人生地不熟的他,能夠迅速找到正在社區坐診的中心醫院中醫科副主任郭理想。

                “我當時在網上查的郭大夫是主治醫生,我就想的,那不是會很年輕嘛?到了現場一看,果然是個年輕大夫,如果不是肖教授推薦的,這么年輕,我肯定會犯疑,這能看好我的病嗎?”初次見到年輕的郭理想,邢先生心里也有些嘀咕。

                知道邢先生是從伊犁千辛萬苦才找到這里的,郭理想沒有讓他排長隊,而是優先為他看診。郭理想的從容淡定以及與眾不同的觀點,讓邢先生大吃一驚:“他說的跟我之前看的醫生完全不一樣,我之前看過那么多醫生,都說我是兩種不同的病,但郭大夫說這就是一種病,那冒大汗,毛孔就會打開,冷風就容易灌進去,我能不怕涼嗎?這就是一種疾病啊。”于是,郭理想為他開了藥方,又擔心他不能及時拿到藥,在處方背后蓋上了自己的章子:“你去醫院拿藥,如果藥房說今天拿不了,你就讓她們看我的章子,告訴她們,你的藥今天務必拿上。”

                邢先生千恩萬謝的走出了診室,來到中心醫院。果不出其然,中藥房告之,配藥需要時間,讓邢先生三天后拿著條子來取藥。邢先生趕緊拿出郭理想的蓋章處方,告訴對方,自己病情不允許在外常駐,需要當天返回。藥房工作人員聯系了中藥倉庫,派出專人為邢先生配藥。很快,邢先生拿到了藥。

                “唉,真是不容易啊,沒有想到克拉瑪依這么多人看病,看病這么難。慶幸的是,這里的人真是太好了,不管是中石油銷售分公司的領導,還是郭理想大夫,還是醫院拿藥的大夫,都特別通情達理,特別好,我真是萬幸啊!”邢先生無限感慨。

                郭理想為邢先生開具的藥方,在第一天服藥后,邢先生就感覺有了療效,冒大汗的癥狀有所減輕,連服三天藥后,邢先生冒汗、怕冷等癥狀都明顯緩解,一周過后,邢先生就能扔掉熱水包,脫掉坎肩兒,穿著T恤出門了!

                “我又活過來啦!”邢先生高興地在自家小區轉悠著,朋友們都為他歡欣雀躍,并打聽他是怎么好起來的。當得知是在克拉瑪依尋著了“神醫”,喝了“奇藥”,身邊那些有病患,有疑難雜癥的朋友,都開始打聽找郭理想就診的辦法。

                “真是太不容易了,這個郭大夫不僅醫術高明,人也特別好,我在伊犁,不管發生任何疾病變化,我都會發微信給他咨詢,他都能幫我分析解決。第一個療程要連續服藥一個月,每個星期調整用藥一次,郭大夫就在微信上給我調整,告訴我什么能用,什么可以暫停,一個月后,我還得去克拉瑪依一趟,他還要給我把脈看舌,這次再來,就不用那么麻煩了,作為老病號,他會直接給我約時間,真是太好了!”

                 IMG_6818.HEIC.JPG_副本.jpg

                715日,邢先生再次來到了克拉瑪依,這一次,他沒有帶熱水袋熱水包,也沒有在背后塞毛巾,他輕輕松松,帶著笑,拿著錦旗,來找郭理想了!


                 

                上一篇:
                下一篇:【齊心抗疫 再打硬仗】 中心醫院全力做好核酸檢測工作
                ? 乱老年女人伦